行政复议
行政复议决定书(穗财法〔2018〕43号)
发表时间:2018-04-20     信息来源:市财政局

行政复议决定书

                                                                          穗财法〔2018〕43号

申请人:×××

法定代表人:×××

地址:广州市××区××路××号

被申请人:广州市白云区财政局

法定代表人:何顺强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和田西路68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于2017年11月21日作出的《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云财〔2017〕264号),于2018年1月15日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于2018年1月15日受理。经依法延期30日,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云财〔2017〕264号)的具体行政行为。

申请人称:申请人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错误,依法应予撤销。一、广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物业公司)在环卫行业中是一家超大型企业。某物业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正常经营了19年的大型物业管理企业,是广东省“环卫行业一级企业”,是广州市“环卫行业A级企业”,某物业公司环卫保洁业绩众多,目前从业人数达到几千人,合同内年营业收入更是超亿元,在卫生保洁行业内属于屈指可数的超大型企业。根据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发的《关于印发<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暂行办法>的通知》(财库〔2011〕181号)以及《关于印发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的通知》(工信部联企业〔2011〕300号),某物业公司应属于《中小企业划型标准》第四条第(十四)项规定的“物业管理”或第(十六)项规定的“其他未列明行业”。二、某物业公司用“房地产业的小型企业”的《中小微企业声明函》来参加环境卫生管理行业的政府采购活动,骗取国家投标优惠政策,严重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秩序,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首先,环卫保洁项目政府采购经公开招标确定服务单位,一来是需要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二来则是希望能通过招标行为公平公正地从众多从事环卫行业的企业中选择综合实力较强、服务质量优秀且可靠、价格相对合理的企业来完成保洁项目。因此在招标文件中对完成保洁服务的各种软硬件要求以及对投标企业的要求都是围绕和针对环卫保洁行业的主要标准和要求制定的,而为此提供相应服务(或产品)的也应该是具备相应资格的环卫行业企业,而非房地产行业或者其他行业的企业;房地产行业小微企业证明明显不应适用于本次招投标。其次,《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招标管理办法》(18号令)第九条规定:“货物服务投标活动,应当有助于实现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目标,包括保护环境,扶持不发达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等。”可见本次招标活动中给小微企业提供价格优惠的目的是为了使保洁行业的小微企业在招投标活动中具备与行业大型企业一竞高下的能力,从而促进和扶持该行业小微企业的进步和发展,而不应让小微企业优惠沦为不正当竞争的工具。如果在本次投标中,某物业公司可以用“房地产行业小型企业”名义来获得环卫保洁服务投标的价格优惠,那么将来势必会造成零售商套用“交通运输业小型企业”来参加零售行业投标、电讯服务商套用“建筑行业小型企业”来参加电讯服务行业投标的局面。届时,全国所有企业、甚至世界500强企业都可以是小微企业,政府采购活动再没有公平公正可言,而真正的中小企业也将更加难以生存!在另一例同类型案件中,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2017)粤7101行初1936号《行政判决书》已明确指出:“房地产开发经营行业与物业管理行业关于小微企业的认定条件存在明显差异,某物业公司以房地产开发经营企业小型企业的资质参加道路保洁服务政府采购招投标活动并据此享受相应的价格扣除于法无据”。三、广州市荔湾区科技工业商务和信息化局(以下简称荔湾区科工信局)为某物业公司出具《中小微企业声明函》的行为存在明显错误。某物业公司向荔湾区科工信局提交的《广州市荔湾区中小微企业认定申请表》主营业务一栏填写的是:“物业管理;市政设施管理;机电设备安装服务;城乡市容管理;绿化管理;城市水域垃圾清理;水污染治理;公司礼仪服务;公厕保洁服务;造林、育林;防虫灭鼠服务;园林绿化工程服务;城市生活垃圾经营性清扫、收集、运输服务。”可见,无论是某物业公司的营业执照,还是相关的工商登记信息中载明的经营范围,亦或是其向荔湾区科工信局申报的主营业务,都显示某物业公司的经营范围是物业管理(属《国民经济分类》),而荔湾区科工信局却错误地按照《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工信部联〔2011〕300号)第四条(十三)项:房地产开发经营(营业收入200000万以下或资产总额10000万以下的中小微型企业。其中,营业收入1000万元及以上,且资产总额5000万及以上的为中型企业;营业收入100万元及以上,且资产总额2000万元及以上的为小型企业;营业收入100万元以下或资产总额2000万元以下的微型企业)的标准为某物业公司出具《房地产业小型企业证明》。“房地产开发经营业”不等同于“房地产业”,某物业公司也绝不可能具有“房地产开发经营业”的资质和事实,更不可能被认定为“房地产开发经营业的小型企业”。荔湾区科工信局是因为何种原因作出如此明显错误的认定,我司已就这一疑问向其发函询问请求对此事作出书面答复。四、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明显事实不清、推卸应有职责。如前所述,某物业公司根本不符合小型企业的认定标准,这些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只要稍微尽一点注意义务,被申请人完全可以发现某物业公司的经营范围没有房地产开发这一项,更不可能属于房地产开发经营行业。同时,即便如被申请人所述,荔湾区科工信局属于该区有权认定中小型企业的主管部门,但这并不能免除被申请人在做出决定之前、查明争议事实的法定义务。被申请人对我司的投诉请求不做任何调查,在逻辑上偷换概念,决定书引用的法律依据完全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第三条同时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为公平竞争创造良好的环境和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五条规定:“招投标活动应当遵循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的原则。”因此,被申请人应依照法律法规的立法精神以及公平公正的基本法律原则,纠正处罚违法不正当不公平行为,维护政府招投标活动合法与公正。综上所述,被申请人的决定是错误的,极大地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申请人请求撤销被被申请人的《采购投诉处理决定》。

申请人向本机关提交了如下证据、依据:1.某物业公司是广东省环卫行业一级企业证明;2.某物业公司的广州市环卫行业经营企业资质A级证书;3.某物业公司部分招标合同业绩统计表、招标文件、中标公告及某物业公司官网发布的业主评价;4.《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行政判决书》(〔2017〕粤7101行初1936号);5.《广州市荔湾区中小微企业认定申请表》;6.某物业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7.某物业公司商事登记基本信息;8《国民经济分类》(GB/T4754-2017)(部分选取页);9.某物业公司《房地产业小型企业证明》;10.《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云财〔2017〕264号);11.荔湾区科工信局关于《关于请求重新审查某物业公司<中小微企业认定函>的函》的复函;12.荔湾区科工信局关于撤销某物业公司中小企业认定的通告;13.中标结果公告;14.招标文件;15.招标得分情况说明。

被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依法受理了申请人的投诉,并进行了相关调查,在法定的期限内做出了处理决定,被申请人的处理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被申请人于2017年10月9日收到申请人的投诉资料,经过审查后认为符合政府采购的投诉条件,于2017年10月12日予以受理,于同日向招标代理机构广州程启招标代理有限公司、中标人某物业公司送达了投诉书副本,于10月20日向采购人广州市白云区城市管理局发出了《暂停政府采购活动通知书》,要求暂停本次政府采购活动,经过调查后于2017年11月21日作出《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被申请人的处理过程符合法律规定。二、被申请人针对申请人的投诉内容进行核查后,认定申请人所投诉事项缺乏事实依据,从而作出驳回投诉人投诉的处理决定,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具体如下:1.针对申请人投诉中标人某物业公司提供的《中小微企业认定函》为虚假材料的情况,被申请人经审查该中标人提供的《中小微企业认定函》原件并与该函件核发机关荔湾区科工信局进行核实,确认该《中小微企业认定函》是真是有效的,申请人关于中标人提供虚假材料的投诉不能成立。至于申请人认为中标人取得该《中小微企业认定函》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暂行办法》第十五条规定:“政府采购监督检查和投诉处理中对中小企业的认定,由企业所在地的县级以上中小企业主管部门负责”,因此不是被申请人审查的范围。申请人对此有异议,应当向该《中小微企业认定函》的核发机关提出异议。2.针对申请人投诉中标人为物业管理企业的事项,被申请人根据中标人提供的企业登记信息资料显示,中标人的经营范围包括:物业管理;市政设施管理;机电设备安装服务;城乡市容管理;绿化管理;城市水域垃圾清理;水污染治理;公司礼仪服务;公厕保洁服务;造林、育林;防虫灭鼠服务;园林绿化工程服务;城市生活垃圾经营性清扫、收集、运输服务。该企业的经营事项不仅限于物业管理事项,因此申请人认为中标人为物业管理企业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3.针对申请人认为中标人以“房地产业小型企业”《中小企业认定函》参与本项目的投标活动享有价格优惠政策不符合规定的投诉事项,被申请人查阅了本项目的招标文件,该项目招标文件第三章“招标文件”第6部分“评分标准和权重”第4条“小型和微型企业产品价格扣除”规定中,只是明确依据《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暂行办法》规定,对小型和微型企业产品的价格给予6%的扣除,并未对供应商所属行业做出特别规定,因此申请人认为只有环卫企业或物业管理类的小微企业才能在本项目中享有价格优惠的主张,只是其主管要求,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如申请人认为该招标文件不合理可能损害其合法权益,应当在收到招标文件后的法定期限内提出质疑和投诉,但申请人并未对招标文件提出异议。本项目评标委员会的成员依据招标文件的评分标准规定,在中标人提交了《中小企业认定函》和《中小企业声明函》的情况下给予6%的价格扣除,符合评标规则。申请人在评标结束后以评标规则不公平为由要求取消中标人的中标资格显然属于不合理要求。依据上述事实和理由,被申请人作出了驳回申请人投诉的处理决定。被申请人的处理过程符合程序规定,处理决定结果符合事实和法律法规的规定,为此,请求复议机关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上述《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的内容,驳回申请人的复议请求。

被申请人向本机关提交了如下证据、依据:1.政府采购投诉受理通知书、送达回证;2.政府采购投诉通知书、送达回证;3.暂停政府采购活动通知书、送达回证;4.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送达回证;5.中标人营业执照;6.中标人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查询结果;7.关于某物业公司相关情况的复函;8.关于某物业公司的说明;9.调查询问笔录;10.被调查人的身份信息;11.法定代表人授权委托书;12.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13.招标文件第三章评标文件;14.政府采购供应商投诉处理办法;15.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暂行办法;16.关于印发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的通知。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参与了采购代理机构广州程启招标代理有限公司组织的白云新城2017年区管道路环卫清扫保洁服务项目(编号:GZCQC1703FG07023)政府采购活动。采购人广州市白云区城市管理局委托广州程启招标代理有限公司编制了招标文件,其中第三章评标文件6.1.2第4小点规定了“小型和微型企业产品价格扣除”,明确“《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暂行办法》所称中小企业(含中型、小型、微型企业,下同)应当同时符合以下条件:①符合中小企业划分标准;②提供本企业制造的货物、承担的工程或者服务,或者提供其他中小企业制造的货物。本项所称货物不包括使用大型企业注册商标的货物。中小企业划分标准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统计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关于印发中小企业划型标准的通知》(工信部联企业〔2011〕300号)规定的划分标准为准。小型、微型企业提供中型企业制造的货物的,视同为中型企业。③参加政府采购活动的中小企业应当提供《中小企业声明函》。”评标过程中,评标委员会依据某物业公司提交的《中小微企业认定函》和《中小企业声明函》的情况下给予某物业公司6%的价格扣除。经评标,某物业公司成为子包01的中标供应商。申请人于2017年10月9日向被申请人提出投诉,投诉事项为:某物业公司提供的《中小微企业认定函》认定其是房地产业小型企业。申请人认为某物业公司的主营业务没有房地产开发经营、销售和出租,而是物业管理及其他相关业务,应属物业管理行业,按物业管理行业的划型标准应属超大型物业管理行业,不属于中小企业,因此某物业公司提供的《中小微企业声明函》是虚假材料,荔湾区科工信局出具《中小微企业认定函》有误,某物业公司在评标得分中获得小型企业的价格优惠是属于“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行为,投诉要求取消某物业公司在上述项目的中标资格,重新确定新的中标供应商,并对某物业公司依法进行处罚。被申请人基于向某物业公司所在地的中小企业主管部门荔湾区科工信局核实认定如下:1.申请人认为某物业公司招标文件提供虚假材料问题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2.申请人反映某物业公司提交的《中小微企业声明函》不适用相应价格扣除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3.申请人认为某物业公司应该属于物业管理企业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2017年11月21日被申请人作出了《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云财〔2017〕264号),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投诉处理决定不服向本机关申请复议。

因本案案情复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本机关于2018年3月15日决定将行政复议期限延长30日。

另本机关查明,某物业公司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为“房地产业(具体经营项目请登录广州市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查询)”,广州市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查询显示,某物业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物业管理;市政设施管理;机电设备安装服务……”等,但经营范围未含有房地产开发经营活动。某物业公司的《广州市荔湾区中小微企业认定申请表》亦显示,其主营业务未含房地产开发经营活动。

本机关同时向某物业公司所在地的中小企业认定主管部门荔湾区科工信局调查取证查明如下:某物业公司于2017年6月8日到该局申请中小微企业认定,根据企业提交的自证材料和按照《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工信部联〔2011〕300号)规定,荔湾区科工信局对该公司作出了房地产行业小型企业的认定。2017年12月,荔湾区科工信局收到社会相关企业反映该公司所属行业为非房地产业的问题,经过查证,该局认定该公司所属行业非房地产业,不能按照房地产开发经营行业标准来认定。根据《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第五条“企业类型的划分以统计部门的数据为依据”的规定,因该公司申请认定自证材料与统计部门的数据不符,荔湾区科工信局于2018年1月18日撤销了2017年6月8日对某物业公司开具的中小企业认定,并通过广州荔湾政府网对社会进行通告。

本机关认为: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第十三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财政部门是负责政府采购监督管理的部门,依法履行对政府采购活动的监督管理职责。”《政府采购供应商投诉处理办法》(财政部令第20号)第三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财政部门负责本级预算项目政府采购活动中的供应商投诉事宜。”因此,被申请人有职责受理申请人的政府采购投诉并作出投诉处理决定。

二、关于某物业公司中小企业认定问题。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投诉某物业公司的主营业务没有房地产开发经营、销售和出租,而是物业管理及其他相关业务,按物业管理行业的划型标准不应属于中小企业,在广州市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也显示某物业公司经营范围未含房地产开发经营活动,被申请人未对此进行调查核实。某物业公司向所在地的中小企业主管部门荔湾区科工信局申请小型企业认定时注明了是因参与道路保洁项目需申请中小微企业认定,荔湾区科工信局依据其申请认定其为房地产开发经营的小型企业。按照《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工信部联企业〔2011〕300号)第四条第(十三)(十四)项规定,房地产开发经营企业与物业管理企业的中小企业划型标准中的营业收入、资产总额、从业人员存在明显差异。根据《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暂行办法》(财库〔2011〕181号)第二条“本办法所称中小企业应当同时符合以下条件:(一)符合中小企业划分标准;(二)提供本企业制造的货物、承担的工程或者服务,或者提供其他中小企业制造的货物……”以及根据《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暂行办法》(财库〔2011〕181号)第十五条“政府采购监督检查和投诉处理中对中小企业的认定,由企业所在地的县级以上中小企业主管部门负责”,被申请人应查清某物业公司的主营业务范围、结合某物业公司申请中小企业认定时注明的用途以及涉案采购项目的属性向荔湾区科工信局调查某物业公司应按何种主要经营活动确定行业归属,是否需按照《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工信部联企业〔2011〕300号)重新复查其认定结果,而被申请人仅核实了某物业公司属于什么行业的小型或微型企业。荔湾区科工信局于2018年1月18日撤销其2017年6月8日对某物业公司的房地产业的中小企业认定结果,亦证明其认定结果确需重新复查。因此,被申请人作为政府采购监督管理部门未履行谨慎核实义务,在投诉处理决定中的认定主要事实不清。

三、关于申请人提出某物业公司《中小微企业声明函》不适用价格扣除问题。某物业公司在投标文件中提交的《中小微企业声明函》声明本企业为房地产行业小型企业,荔湾区科工信局亦曾于2017年6月8日认定某物业公司为房地产开发经营行业的小型企业(荔湾区科工信局于2018年1月18日撤销该认定),但房地产开发经营行业与物业管理行业、其他未列明行业中小微企业划型标准存在明显差异,某物业公司以房地产开发经营行业小型企业的认定结果参加本案的的白云新城2017年区管道路环卫清扫保洁服务项目(编号:GZCQC1703FG07023)政府采购活动并据此享受相应的价格扣除,未有相关法律依据。因此,被申请人对该项目评委会给予某物业公司6%价格扣除的评审决定合法有据的认定,缺乏法律依据,未体现《政府采购法》第三条“政府采购应当遵循公开透明原则、公平竞争原则、公正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主要事实不清,依法应予撤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九条规定,本机关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云财〔2017〕264号),被申请人应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投诉处理决定。

申请人如对本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广州市财政局

2018年4月12日